您所在的位置是:> 企业动态
与钢铁为伴——记松树镇煤矿加工班班长赵鹏
吉林省国资委 gzw.jl.gov.cn 发布时间:2017-08-07 09:53 来源: 字体显示:

 

与钢铁为伴——记松树镇煤矿加工班班长赵鹏

徐 丹

52岁的赵鹏是松树矿加工班班长,与钢铁打了近十几年交道,身上有着一股子“硬”气。

有人羡慕加工班是座“金山”,有人挖苦赵鹏是个“小媳妇”,工友们又叫他“赵万能”。

“公家的东西一根针线也不能动”

加工班的院内堆满了上千吨从井下回收的钢材。一次,赵鹏一个远房亲戚找他,想收购旧钢材。性格稳重的赵鹏突然翻脸,一口回绝说:“公家的东西一根针线也不能动。”亲戚说,你老婆有病,你儿子上学,你穷横什么?你就是守着金山要饭吃的傻瓜。为这事,赵鹏得罪许多人,甚至砸碎了他家里的玻璃窗。在别人的眼里,加工班就是一个肥得流油的单位,只要他松松手指缝,买掉三、五十吨废铁就如同拔掉一根毛发。而赵鹏六亲不认,既不设“小金库”,也不贪占公家的一分钱“便宜”,就像是一个守护国门的“哨兵”。

近几年的夏天,高温难耐。矿领导升井经过加工班,看到满院子的废旧钢铁,允许他自行处理。赵鹏说,这些东西都是花钱买来的,别看在井下报废不能用,可是到我这儿,就是些宝贝。扭曲的平直了再用,边角废料说不定哪个地方就能用上。

“再难也别在工人身上打主意”

加工班有六十多人,担负着一线生产所需的工字钢、U型钢以及大型设备零配件和风动工具的维修、加工任务,每天仅工字钢的加工量就达到百余根,重达十几吨。每天工友们要三四个人用血肉之躯的肩膀一根一根扛进车间,经过除锈整形,重新加工后再一根一根扛出来,劳动强度胜过一线工人。赵鹏有一件衣服是儿子去美国受训时花400多美元给他的,而穿在他身上,就是一件工作服。一天,他看到一个老工人累得直打晃,顾不上换工作服就顶上去。干完活,他回到办公室,一身油污,满头大汗。支部书记刘跃明看他疲惫的样子,问他是不是腰脱病犯了?赵鹏擦擦汗说“没事。天太热,那些铁家伙都被烤得烫手,咱的工人会咋样呢?我刚才想了几件事,一个是咱得怎么给大伙搞搞福利,解暑降温呢!班子六个人,咱每人凑点钱,买上几十斤绿豆,用大锅每天熬绿豆汤给大伙解暑。二个是,我想给那几个干重体力活老工人换点轻快活,上百斤的铁家伙,没一把子力气真不行。再就是,咱几个人再给锚网车间的郭玉琴捐点钱,她丈夫没了,自己又得了白血病。”

刘跃明点头赞同,补充说“捐款的事要不要发动大伙都捐点?”

赵鹏把做好的工资表交给刘跃明审核,说:“大家干活累,收入少,咱得替他们多想想啊。再难,咱也别在工人身上打主意。”

“我是班长,这个活就得我来干”

井口每天的作业会很重要,井下采掘机运通各项工作摆布和材料供应,都要在会上落实。过去,加工班总当一线单位的“被告”。赵鹏当了班长后,参加作业会“雷打不动”。他说,加工班必须当好服务一线安全生产的“小媳妇”。有时尽管作业会没有赵鹏的事,他也要从中掌握安全生产工作的进度,会后提前准备所需要的材料。如果生产需要,可以随叫随到,及时满足供应。如果作业会上涉及到他,明明不是他份内的工作,他也要接受。回到班上,大家看他不言不语,就知道他又接了一个烫手的“山芋”。

只有初中文化的赵鹏先后当过采煤工、绞车司机和成本核算员。他来到了加工班,只要是工作需要,他就专研学习,车钳铆焊样样精通,还能够想方设法解决实际问题。自从井下取消木支护为钢支护后,工人在架设上梁时,失误一点就容易脱落砸伤。善于动脑筋的赵鹏在加工钢梁时,给每根立梁焊上两只“耳朵”,横梁焊上“帽檐”,井下工人在给棚时能准确支牢、卡住,再也不会因为改用钢支护受伤了。大家送他绰号“赵万能”,矿领导把这个小发明命名为“赵氏擎举法”。

井下+206标高皮带尾立仓经常堵塞,给煤机跑货有时要喷出几十吨,不仅危及操作工人的安全,也容易使运输皮带造成重大事故。给煤机上方的储煤仓高达20多米,遇到大块煤矸石就会堵住下货口,有时不得已用爆破的方法“通栓”,结果使下货口变形跑货。矿领导决定让赵鹏啃下这块“硬骨头”。那些日子赵鹏整天像一个“闷葫芦”,饭吃不香,觉睡不踏实,不是在图纸上画来画去,就是蹲在煤仓琢磨来琢磨去,终于拿出了解决办法,并通过了矿领导的核准。趁着停产检修的机会,他组织工友立即深入现场施工改造。按照他的设计方案,把煤仓一次下货改为二次下货,在一次下货口处由轨道枕木改用重型工字钢,焊接成井字状互相咬合加固。为了保证安全,他注意每一个环节和操作的要领。维修二次下货口是最危险最艰难的活,赵鹏一马当先,不许任何人跟他争抢。他说,“我是班长,这个活就得我来干。”他从给煤机进货口爬进去,蜷缩着身体,举起焊枪仰面焊接。煤仓淋头水瓢泼一样劈头盖脸,焊枪接触的焊点就接通了电流,他一身泥水,像是通电的导体颤抖成一团。跟班的矿领导一直为他捏了一把汗,假如他遭到电击,假如煤仓顶部掉下来一块石头……看到赵鹏爬从里面出来,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。他立即通知井上,中午的盒饭多加肉,马上送下来。

按照施工计划,大家一鼓作气,又给煤机出货挡板安装上液压自动控制装置,彻底根治了煤机跑货伤人、影响生产的大问题。工友们亲切称他“赵万能”。

“企业好了,咱的生活就会好”

前几天,赵鹏患了重感冒,浑身无力。中午,妻子买菜回来,打电话让他接一下,也没有动弹。妻子不和他计较,说,“只要他记着下班回家就行啦!”

赵鹏的妻子患有严重的肾病,经常打针吃药,即使去外地住院治疗,赵鹏也没有好好伺候她。他人在医院,心在单位,班上的电话一个接一个。妻子说,你还是回去上你的班吧。赵鹏二话没说,转身就离开妻子的病房,当天就从沈阳返回到矿里上班。妻子的病很厉害,两腿浮肿,体力不支。因为赵鹏工作忙,既照顾不了家,也照顾不了她,她只好默默包揽下来家里大事小情。没有了烧柴自己劈,屋子漏雨自己上房换瓦,买菜拎不动自己尽力,住院治病自己借钱……

赵鹏走出家门就像换了一个人。一天,他在路上看到车祸受伤的人满脸是血倒在地上,而肇事车已经逃逸。扶还是不扶?赵鹏毫不犹豫,组织工友立即叫停一辆出租车,把伤者送到医院,垫付了医疗费便悄悄离开了。一次,井下维修设备,急需加工配件,一名技工下班后不想加班多干活,赵鹏急得要给他跪下。赵鹏耐心地说:“大家都很累,年纪轻轻的,为了工作,都落下腰疼的毛病。冲咱的工作量工资给两千不多,给一万也不嫌少。可是眼下咱企业困难,大家就得咬咬牙多干活。企业好了,咱的生活就会好。”

   十几年来,在赵鹏的日历上没有节假日和双休日。他克服来自家庭和工作上各种各样的困难,经常加班加点连轴转,年出勤400多个工作日,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倾注在工作上。十几年来,加工班从未因材料短缺影响安全生产,业务范围由简单的维修维护到回收加工革新改造利用,技术革新数十项;每年节约钢材价值高达500多万元,十年就是5000多万元;去年,完成各类抢修任务50多次,加工各种零部件6万多个,技术革新12项,回收再利用材料完全符合质量标准,节支创效600多万元。

 

 

 

附  件:
责任编辑: 国资委
主办:吉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承办:吉林省国资委信息中心
吉ICP备05001602号 网站地图
吉大正元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